新聞中心NEWS

行業聚焦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聚焦

【中能網】2017年電改將朝完善規則方向推進

文章來源: 四川能投   發布時間: 2017-02-09 11:21:48   點擊次數:

2016年年底,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出臺了《電力中長期交易基本規則(暫行)》,這是電改9號文及其配套文件發布以來的首個基礎性電力交易規則,預示著2017年電力體制改革將朝著完善規則的方向深入推進。

其中,完善中長期交易規則僅僅是個開始,文件同時要求“隨著競爭性環節電價放開或者發用電計劃電量放開達到一定比例,或者合同執行偏差電量無法按照本規則規定的方法解決時,各地應當啟動電力現貨市場建設,建立以電力中長期交易和現貨交易相結合的市場化電力電量平衡機制”。作為市場化改革的標志,建立現貨市場一直被很多人視為評判本輪電力改革的關鍵成果,正所謂“無現貨,不市場”,只有現貨市場才能真正地給電力定價,并向電力供求雙方釋放價格信號。

然而,建立現貨市場遠比建立中長期市場要麻煩得多,如果說在軟件層面可以走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道路,那么對交易制度與交易規則,一定要在借鑒國際經驗的基礎上,根據我國市場特點進行完善、論證、確認,然后才能付諸實施。

現貨交易很重要但不超三成

從世界主要國家或地區的電力市場結構看,一個完備的市場體系中,應包含現貨市場、輔助服務市場、金融與期貨市場、容量市場等。如英國電力市場由遠期期貨市場、短期雙邊市場、結算平衡機制構成;北歐的電力市場由柜臺交易市場、雙邊市場、實時市場,以及由電交所子公司或關聯公司運營的日前市場、平衡市場與金融市場構成;美國PJM電力市場分為日前市場、實時市場、期貨市場、調頻市場、容量市場與金融輸電權市場;澳大利亞電力市場主要由現貨市場、期貨市場與合同市場構成,調頻輔助服務在現貨市場中參與競爭。

很明顯,現貨市場的重要性已經得到了公認,但在具體執行層面,現貨交易的比重并不高,國際經驗表明,現貨交易只占全部電力交易的30%甚至更低,如英國90%以上的電力交易是雙邊合同交易;美國PJM市場采取全電量申報模式,其中被標識為“自供應”與“雙邊交易”的電量占80%左右。

從運行情況看,現貨市場與電力調度機構的關系體系在國外也不盡相同。如英國的電力交易與調度是分開的,由外資控股的電交所(Nord Pool ASA)負責市場的交易和清算活動;美國ISO/RTO模式中,交易與調度統一,ISO具有市場交易、系統運行、電網規劃三個功能;澳大利亞電力市場中,國家電力市場管理公司作為一個中立者運營電力市場,并進行調度和系統安全維護。

我國電力現貨市場究竟該如何建設,料將取決于相關各方博弈的結果,但實際上并不存在一種絕對優異的制度,關鍵是在確定了建設模式之后,針對該模式完善相應的運行機制,保障現貨市場能夠可持續、高效率地運行下去。

現貨市場建設不能冒進

美國的電力市場一直以來是各方學習與模仿的對象,分析、透視美國電力市場現貨交易模式,對于我國建立相關制度有益無害。

美國的電力體制改革始于1978年頒布的新《能源政策法》,其中包含有進一步促進發電市場自由化的內容。隨后,美國進行了旨在引入競爭機制的電力改革,從20世紀末開始,逐步設置獨立電力系統運營方(ISO)和區域輸電組織(RTO),在十多個州放開了發電業務。目前從市場格局看,美國有十大電力市場覆蓋全國,分別是東南部、PJM、中土、西北部、德州、加州、南方、西南部、紐約州、新英格蘭地區。

在ISO/RTO市場框架下,美國所有的電量都在實時市場交割,市場參與方都會建立對實時電價的預期,并基于這一預期進行遠期決策,對實時電價的預期決定了日前電價和遠期電價。

實踐中,市場上往往會出現集體壓價導致對稀缺性資源定價不足的現象,電力市場同樣如此,這樣就可能會造成電力供給不足。因此,單靠現貨市場難以保障電源充足,即使在集中式電子化交易非常成熟的ISO/RTO體系中,也存在著大量的雙邊交易,以滿足市場主體對沖風險、資產管理、組合優化、直供電等方面的需要。比如在PJM市場中,現貨交易僅占其總交易額的20%~30%,而且現有的現貨交易也以日前交易量為主,實時市場只交易平衡量(即日前預測與實際之差),從絕對量來看,占比很小。

如今來看,美國電力市場充分體現了市場力量的作用,也基本上滿足了市場各方主體的需求。但它并非從一開始就很完美,在建設階段,走彎路的情形時有發生,甚至存在一些重大的教訓,如加州大停電危機的制度根源就是當時電力改革過程的半市場化機制,即發電側市場化(僅有日前市場供交易、無長期合同機制)與零售電價固定的之間矛盾沖突。這是我國電力市場建設者應該吸取的教訓,尤其是針對更為復雜的現貨市場,最基礎的運行機制一定要考慮清楚,不能存在邏輯上、原理上的漏洞,至于各種配套制度,則可以在運行過程中再不斷調整、完善,最終形成一個有效率的電力市場。